跑路了的葵葵狐Huli

每天傍晚我看着夕阳

期待11.23的联文(ง •̀_•́)ง

期待各位神仙太太

柒染:

11月23日,32位太太【热tag联文】

我们,不见不散

视频来源 @跑路了的葵葵狐Huli


【苏福】石榴

#补档

#p/y变真爱梗

#链见评(密码ssffkkh


我想发文了,但是每次都写到三千字就懒得写了,我大概是鸽子精转世ᵕ᷄ ≀ ̠˘᷅

抑郁症患者决定去死

在一个阴雨绵绵的下午,女孩决定去死。


她决定烧炭自杀,所以去了买煤炭的店铺,老板却又送了她几个红薯,说这个季节的烤红薯最甜了。


她又决定服安眠药自杀,结果药店的小哥哥却给了她一包还温热的牛奶,说是安神的。


她想起了跳楼,但是在楼顶晾衣服的大妈却给她披了件外套,让她别被吹着凉了。


她最终决定投河,站在翻涌的江边却被一个大叔拉去坐着,笑着递给她一串刚刚烤好的鱼。


女孩决定活下去,在这个不失希望的复杂人间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云间雨YUJOEY:

月球,俗称月亮,又称月,在中国古时又称太阴、玄兔、婵娟、望舒,是地球唯一的天然卫星。

月球自45亿年前就一直守护着地球,哪怕天体碰撞,哪怕宇宙空洞。




所以 @跑路了的葵葵狐Huli




“希望我能做你的月球。”



由各种物质组成的巨型球状天体,叫做星球。星球有一定的形状,有自己的运行轨道。

 

绝不偏移一分,只围绕着属于自己的恒星,直到宇宙爆炸,直到化作陨石。

 

所以 @云间雨YUJOEY 

 

“希望我能做你的星星”

【ob03】影

#骨科年下

#时间线反复横跳

#因为太上头了所以诈尸一下

#链见评


00.

追逐影子的人,自己就是影子

                                  ——荷马

【苏福】昙月

#军阀苏×戏子福

#补档

#民国au

#建议搭配贵妃醉酒/霸王别姬/盗御马食用

#字数7000+

00.

  昙花一现,我却全绽放给了你

01.

   “通宵酒 啊 捧金樽”*

   今个儿上台的是个名角儿,一颦一笑,一声一调,无不是勾着台下人的眼神心魂。

   水袖一抖,头上的七星一晃发出玲玲的声响,那角儿颤了颤睫羽,眼波流转似要落下泪来。

  台下的掌声顺着二胡的最后一响爆发了出来,角儿收了架势朝台下鞠了一躬便转向后台去了,还有些观众意犹未尽喊着再来一曲,也只换来了那红衣回眸礼貌的点头致谢,不过对于那些疯狂的爱慕者来说,这一眼早已足够。

   楼上楼下还沉浸在刚刚的表演中,唯独那二楼的贵座毫无声响。

  “杨上校,您看这出戏如何?”一人堆着笑脸,弯着腰小心翼翼的开口,生怕惹到这位祖宗的不悦。

   那梨花登上坐着的男人吐了口烟,白雾朦胧看不清人的神色,旁边的人更觉紧张“这角儿唱的不错”

  听到这句话那人才放下心来,谄媚道“杨上校,小官和这梨园的老板相熟,能带您去后台观摩一下”

  男人口中的杨上校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便随着下官顺着楼梯一路走到了世人皆想瞧一瞧的后台。

  那名角的待遇自是不一样,摆设自是用的最好,飘来一阵阵的暗香。

  褪去了一身红袍的旦角坐在铜镜前竖着那油光的发,脸上的油彩还未卸去,白衣裹在身子上倒也流出一股清纯气。

  “这位是..”那角儿从镜里瞟见了身后的人群,自是明白能进这后台的人物不简单,一撩衣袖便站起身来问候。

  “杨和苏”角儿用余光扫了一眼那男人的肩头,三颗金星,如此身份的人物在北城没有几个,在加之杨和苏身周的军阀气,人很快的在脑中将面前的人与传闻中战功赫赫的杨上校画上了等号。

  “在下胡天渝,但听戏的人爱唤我福克斯,有幸认识杨上校”杨和苏意外他会这么快猜到自己的身份,在心中又多加了几分好奇。

  “福老师的贵妃醉酒唱的真绝”身旁的下官意外杨和苏会这般热情,但也知晓人情世故便带着下人离开了。

  “只是感同身受罢了,唱戏最重要的就是动情”

   杨和苏打量着面前对着镜梳妆的人儿笑了一笑,接过那他手中的木梳轻柔的穿过他的发丝,这般细心的动作倒是让人联想不到战场上杀伐决断的上校。

   “福老师是个明白人”

   胡天渝报以微笑,却不知有几分真,几分假“我只是看的人多了而已,上校说笑了”

  手中的抹布一点一点拭去了那艳丽的妆容,杨和苏望着镜中姣好的面容手中的动作顿了一顿,那人虽是个男儿身却生了副好皮囊,一双狐狸眼更是透过镜面直窜到他的灵魂深处去了。

  杨和苏对他的好奇越来越浓烈,听戏几载,胡天渝是第一个让他产生这般心思的角儿。

   “杨上校,您也是个明白人”胡天渝站起身来,玉手伸过人的脖颈替他理了一理衣领“我明日还有场戏”

  胡天渝丢下这句话便迈着步子离开了,留给杨和苏一个曼妙的背影。

  戏子和那贵妃娘娘怎会相通呢,不过都是万人所爱,万人所慕,却又留不得一人的心罢了。

 

02.

  打那日起,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总是如时的停在梨园门口,而二楼的贵座也一直是留着的。

  这里的如时,是指每一场胡天渝的戏。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那军阀对名角起了心思,却唯独胡天渝本人不为所动,该唱歌就唱歌该退场就退场,和杨和苏也一直维持在戏迷和戏子的距离。

  杨和苏次次都去后台找人儿,但也不逾越,替人梳个头再闲聊几句便离去。

  只是偶尔胡天渝在唱至高潮时会往上望一望,却又在那人满眼欣赏时掠开,眼里包含的是杨和苏看不懂的韵味。

  原先的日子应该一直这般流淌下去,变数出现在初雪的那夜。

  “福老师,今晚真美啊”杨和苏倚靠在桌前,看着他卸去假面,附身掐了一把人的小脸。

   铺面的酒气袭来,估摸着是陪来视察的上官看的戏“杨上校,您醉了”胡天渝不着痕迹的避开他的手,笑盈盈的将人扶至凳上。

   “我没醉,不然怎么看得清你”杨和苏反手将人的手扣在扶手之上,蒙上一层粉红的脸靠近人的面庞,细细描绘着他的目光。

  “杨上校,您真的醉了”胡天渝嘴上虽劝着,身体丝毫没有反抗还顺势跨坐在了人的大腿之上,二人互望着,豪不让步。

   杨和苏被他意外的动作惊到松开他的手腕,眼神却依然直直的盯着他,似乎下一秒就要扑在人的身上“福老师,也醉了吧”

   “我若是醉了,杨上校早就自身难保了”胡天渝的手探进男人的军装,在人健硕的肌肉上不安分的游走,眼尾带着玩味的笑意。

   “胡天渝,你胆子真的很大”杨和苏的手抚上了他的发,身上的人儿巧笑倩兮,目光流转,满是令人痴迷的韵味。

   胡天渝的唇凑了上来,红唇盖在他的唇瓣之上,轻轻的落下却换来了热烈的回应。

   杨和苏搂着那人的腰,厚唇吮吸着在脑海中描绘过千遍的那如朱果一般的唇,红舌探出,细细品味着胡天渝口中那股淡淡的甜味。

   窗外的雪飘着,将世界渲染成了一片银色。胡天渝只穿着单薄的白褂却不曾觉得体寒,不知是屋内的炉火烧的正旺,还是怀中的人温暖的如四季回春。

   门外的舞台上吱吱呀呀的唱着锁麟囊,无人注意这角落的欢愉。

   “隔帘只见一花轿,想必是新娘渡鹊桥”*

03.

   自从上次那个浅尝辄止的吻以后,那军阀去梨园去的更勤了,就算胡天渝不登台表演也要去后台找上一找。

  今日没有胡天渝的戏,后台也不见人的踪影,杨和苏想着来都来了便坐在二楼听着戏。这蓝脸约莫是个新手,中气不足,听的人索然无味。

 “杨上将,您今个怎么来了”正昏昏欲睡,楼梯口传来的声一下便将他的魂拉了回来。

  杨和苏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福老师今个怎么来的这么迟”胡天渝笑了一笑也没答,只是自然的落座在他手边的椅子上。

  “今的盗御马不是很入耳啊,蓝脸听来太软了些”

  胡天渝垂了眸“这孩子还小,今儿第一次上台,大概是紧张了”

   “爷要是听的不开心,我给您唱一段解解闷”还没等杨和苏反应,胡天渝倒是先开了口“众贤弟且免送在这山岚瞭望,闯龙潭入虎穴我去走一场”

   杨和苏挑了挑眉,他未曾想过面前这瘦弱的花旦能唱盗御马,还唱的抑扬顿挫属实悦耳。

   “福老师真的很会给人惊喜”胡天渝却没笑,安安静静的坐在人身旁看着楼下流动的人群,一场戏止,换上的定军山倒是引起了杨和苏的兴趣。

   二人旁的柜子上点了只香,若有若无的散发着昙花的气息,杨和苏正觉熟悉便瞧见身旁的人抽了抽鼻子,那正是胡天渝身上常伴着的暗香。

  “杨上校是个懂戏的人”胡天渝开了口“这民间懂戏的人越来越罕见了”

  “福老师这样文武昆乱不挡*的人也越来越罕见了”

  胡天渝扭头看了一眼男人,狐狸眼眯了一眯还是没有再讲些什么,只是将手顺着衣袖滑到了他的手里,玉手还沾着些许汗液。

  台下的二胡奏的正欢,杨和苏却不曾再听见什么,只觉自己的心跳声敲的飞快。

 

  那次偶遇之后杨和苏见着胡天渝的次数越来越少,穿着华服登台的机会也愈发减少,但每隔一段时间胡天渝总会陪着他在二楼听一段戏,杨和苏也就权当他忙。

  除夕的夜就这样慢悠悠的走了过来,杨和苏推了下官的邀约一人驱车去了梨园。

  “老板,今日福老师还是不在么?”面前的白发苍苍的老人摇了摇头“小福今个在家,你若要找他就去他家吧”

  杨和苏本不打算去打扰他,可又转念一想他两亲已故,这热热闹闹的除夕约莫是自己在家度的,自己的亲故又在他乡,便接过了地址。

  胡天渝住在梨园的后边,小巷拐个一拐便来到了那木门前。杨和苏敲了敲门见无人答应,便自己推开吱吱呀呀的门走了进去。

  “福老师?”里面的家具都已是古旧的不行,散发着股股古味,杨和苏顺着灯光摸进了卧室。

   胡天渝正窝在被褥里,那床都还是清代的木雕床,被子更是看起来就劣质的材料。房里有股中药味,杨和苏目光搜寻了一圈在床边瞧见了中药碗。

 “杨上将,您怎么来了” 胡天渝的嗓音嘶哑的可怕,却得强装着精神,杨和苏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人脸苍白的吓人,红唇也失了血色。

  “福老师,你这是怎么了”语气中带着的是自己都未曾察觉的焦急。

   “老毛病了,每到冬日身子便会虚一些,无奈”胡天渝抻着身体坐了起来,杨和苏赶忙去扶起人儿“杨上将无需担心”

   人的身体冰的似没有体温,指尖冰凉的触感让杨和苏的心脏揪了一揪,用大掌抱住人的肩头试图温暖人几分。

  “我先去找点吃的来”除夕夜的街上空荡荡的,家里却其乐融融一派和谐景象,再一想到人的小屋里只有他一人杨和苏不免怜悯那人。

  可胡天渝最不需怜悯,哪怕是体虚,眼中的光也未曾减弱半分。

   “不用,你让我抱一会”

   人的玉手绕到他背后紧紧环住,单薄的身子倒在他的身上,两颗心脏紧紧挨着一起,杨和苏甚至能听见那人在耳边的呼吸声。

   杨和苏一撩斗篷盖在了那人的背上,二人的身子欲盖弥彰的贴着,胡天渝在他怀里安心的汲取着温暖,连唇上的血色都回了几分。

  白袍落地,满屋春光,一夜旖旎。

  “福老师,你是懂人的人”杨和苏抱着怀里喘着粗气的人儿打趣道,不知是评论着刚刚的床事,还是单纯的评论他的心。

   胡天渝翻了个身子,将手搁在他的胸口“杨上校,您不懂我”

   杨和苏低头瞟着那人洁白面上的眼眸,似含着一汪春水,却又蒙着一层雾霭让人看不清背后隐藏着什么。

  杨和苏忽略了他的话,再次吻上人的小嘴,脑袋里还回响着方才他喉中的魅叫声,不愧是一代名角,嗓音动听的很。

  胡天渝没有回应他,只是趴在人的身上任由他上下其手,直到肺里憋的难受才轻轻退了他一把。

  “杨上将,您该回了”清冷的月光从窗缝中泄了进来,光线随着爆竹的光忽明忽暗,银色的光晕在人的面容荡漾。

  “福老师,你就这般想要赶我走么?”杨和苏低沉了嗓音“不是想赶,只是杨上将,您本就不属于这地方”

  戏子是属于天下的,而将军是创造天下的。

  当胡天渝瞧见那床尾即便是一番风云后依然整齐叠着的军装便明白了这个道理,不是他无情,只是本无缘。

  云敛清空,冰轮乍涌,好一派冬日光景*

04.

   除夕的欢愉后胡天渝的身子似乎越来越差了,一周也不登台一次,戏迷们纷纷埋怨可又怕惹了楼上的爷不高兴。

  杨和苏觉得胡天渝似乎在躲着他,下了台便匆匆离去,总是杨和苏赶到后台那人便失了踪影。

  “皓月当空,恰似嫦娥离月宫”*

  台上那人似乎又消瘦了些,华丽的珠串挂在人的脸庞,衬的人愈发瘦小,但那声声句句却毫不显得虚弱,余音绕梁,绕着绕着便钻进杨和苏的心里去了。

  “杨上校,有密报”正听的起兴,下官却在人耳边报告道,原先恼他扫了兴致的杨和苏瞧见密报上的内容吸了口气。

  杨和苏起身向下瞟了一眼,正巧对上他的眸,四目相对,胡天渝的眸里依旧是他读不懂的春光。

   梨园外下起了小雨,丝丝点点落在肩头倒还真衬了今晚的情形。

  胡天渝卸下一身包袱回到那清冷的小屋时已是半夜三更,就连月亮也不给他面子,逐渐下大的雨将人淋了个半湿。

  本就身子虚的人儿被这雨一浇,喉间的甜腥味渐渐泛上舌尖。

  这顽疾是小时练功时患上的,儿童贪玩,被师父罚着在雪中挨了十几棍子,自那天起一到冬天稍寒时便会犯毛病。

  只是今年,似乎更加重的些。

  门口传来的吱呀声让胡天渝抽回了神,警惕的朝声响处望去正瞧见了一袭黑衣的健硕男人。

  正是杨和苏。还未等胡天渝起身问好,随着一声巨响那男人便倒在了他的脚边,月光映照,从门口至他身前,是一道混着雨水的血痕。

  杨和苏再次睁眼,迷迷糊糊感受到自己的身上被人用毛巾细心擦拭着,再就是看见胡天渝的侧脸。

  对了,自己是摸到他的家里来了。杨和苏动了动身子却是疼的入骨,龇牙咧嘴的吸了口冷气。

 “醒了?” 胡天渝将布扔回水盆之中,霎时成为一摊血水“怎么会这般模样”

  胡天渝轻柔的摸过被纱布包裹住的伤口,初瞧见那涌着血的腰腹,纵使他见过的场面再多也是吓了一跳的。

   “任务而已”杨和苏轻描淡写的回复道“那你为何跑我家中,你的府邸不应更好休息么?”

   胡天渝起身背对他,收拾着那残局“我家皆是眼线,不好回去,就摸到你这里来了”

   胡天渝的房中虽简陋,可地处偏僻清净无人饶,还有着名角伺候自己着实舒服。

  杨和苏嗅着袅袅炉香,昙花的清香抚慰了几分心中的焦虑,放松之下倒也昏昏沉沉的再次睡去。

   

   后来的几日杨和苏便在胡天渝的房内住下了,他不方便抛头露面胡天渝便每日买了菜带回来享用,偶尔还会兴起小唱几句,日子渐渐安稳下来。

   胡天渝唱着曲儿推开了那木门,赶进院便感受到气氛意外的低沉,匆匆回到房内果真不对。

   一陌生的男子举着枪对着面前尚未康复的杨和苏,胡天渝惊呼了一句,却又很快的冷静下来移动到杨和苏的一旁。

  “杨上校,这就是你养的狐狸吧,姿色倒是不错”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胡天渝满脸戏谑,杨和苏不悦的将人拉到身后“孙将军,说话别这么难听不是”

  胡天渝听闻那人姓孙,便知晓了那人的身份。孙权,北城的将军,是杨和苏一直以来的政敌,虽杨和苏的军衔比他低上两级却深得元帅的信任再加上势力不同,所以二人一直针锋相对。

   “杨上校,你应该明白我今日来的目的,跟我回去或者我们在这比上一番”孙权眼里的凶光闪了一闪。

   “孙将军,我还是带病之人,再说了你如今出手元帅也不会放过你”杨和苏丝毫不示弱,那人见他搬出了元帅却也只是一笑。

  “杀你,我自是不能”孙权顿了一顿,向杨和苏身后的胡天渝抛去了目光“可那只狐狸,就算死在这里也没有人会问责于我”

   杨和苏危险的眯着眼,房间中剑拔弩张,虽未动手可胡天渝却觉得自己身处战场,刀光剑影早已战了十几回合。

   “你敢?”胡天渝第一次见他如此大动肝火“若是他命丧在此,不论结果如何你的人头我是要定了”

   孙权不敢动他,虽然掏出了枪但他明白这只是逼他就范的手段罢了,可身后的人儿要是有半点闪失杨和苏自己也不清楚他会干出什么事来。

  “那杨上校还是同我一起回去的好,下次来的可不就是一把枪了”说罢在房间里打量了一圈,胡天渝自然明白他暗示着什么。

  背后只觉得泛上寒意,卷进着政界的纷争着实令人齿冷,可胡天渝第一次亲吻杨和苏时就早已预料到这个结果。

   “不值”胡天渝避开那人目光在杨和苏的背后一笔一划的写下二字,可杨和苏仿佛没有察觉一般向那男人靠近。

  “我同你去,条件时我不在的时候必须护他安全”孙权点了点头算是答应,胡天渝叹了口气,目送着杨和苏一步一步离开庭院。

   他终究是成了那令天子烽火戏诸侯的褒姒。

   “众兵丁闲谈议论,口声声,露出了离散之声”*

   杨和苏闻声回头望了那人一眼,胡天渝眼中流出的不舍令他动了容,可脚步终是没有停下。

   他是军人,总归是要去面对世人不曾见过的黑暗,温柔乡虽美,可也易碎。

05.

  梨园的生意愈发热闹,杨和苏也几日不再现身,好事者议论着胡天渝被杨和苏玩腻了,纷纷要求他多唱几场。

  胡天渝听着台前的哄笑声不愿上台,可也无法拒绝老板的要求,只好不情不愿的挪到台前。

 “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玉兔又早东升”*

   金扇一合,莲步轻移,转眸回望,众人正欲叫好却被刚进来的男人打断了。

  杨和苏哈着热气,估计是刚从雪天中进来,黑色的军帽上来散落着片片雪花。

  他没有上到二楼的专座,反而是走入人群在舞台正前方的位子上坐下了。众人刚刚还在说着名角失了宠,这下真叫打脸。

   胡天渝也看见了台下的男人,初是意外,慢慢也就化成了淡然。

   金扇轻挥,掩住了他的面容,无人知晓那几秒他是喜是悲。

  “好久不见,杨上将”匆匆下了台,那人已在后台侯着他了,刚见他露面就拉过人的手一把搂在怀中。

  胡天渝看人模样轻笑了一身,脚尖踮起,红唇在人面庞上点了一点,蜻蜓点水一般啄着他冰冷的脸颊。

  杨和苏一身戎装,看着怀里还穿着一身戏服的人儿,原先毫无波澜的眼神一点一点荡漾开明媚的光来。

  又是一个激烈的吻。杨和苏不像前几次一般克制的温柔,这次全将那久别重逢的喜悦和无处安放的欢喜展露了出来。

  胡天渝被吻的迷糊,脸上绽开了一层诱人的粉红,将下巴搭在人的肩颈上任他的贝齿掀开戏服在他的脖颈上留下点点红殷。

  “杨上校,您今日怎么这么着急”胡天渝为人轻拍去肩头雪,嬉笑道。

   哪知面前的人儿就此停了动作,扶着胡天渝的肩细细端详了一番,然后又狠狠的抱住人儿,似要将人揉入自己的骨里。

  “杨上将,您这是作何”

  “以后可以叫我杨将军了”

   胡天渝的心脏霎时颤了一颤,抓着男人衣袖的指尖先是紧攥着又渐渐失了力气。

  他是个聪明人,怎会不明白杨和苏话中的意味。敌军压境,而北城也之会有一位将军,此时给杨和苏将军的头衔无非是想让他上前线。

   “天渝,我从那边回来,便..”杨和苏的嘴被人用唇堵住,噎在喉中的话语消散在了这个离别的吻里,滚烫的舌主动探入男人的口腔,贪婪得搜寻过每一个角落,生怕他会消散在自己的记忆里。

  戏子是不会哭的,贵妃娘娘也不会,但是胡天渝会。

  杨和苏分明看见那人的眼眶里落下了一滴泪来,顺着红妆落到衣袖之上,可杨和苏早已无法思考,只是本能的将人儿环入怀中。

  爱之入骨,泪花动情,冬日的混沌里倒也酿成了一段佳话

  只是胡天渝唱了一辈子的戏,最终却唱不成自己的故事。

 

  杨和苏离开北城的那日正值冬日最冷的那天。

  冬风刺骨,本就光秃的树枝被寒风吹的摇曳不定,纵使穿了一身貂皮大衣冷风依旧直直的钻进了衣袖里,吹的叫人心寒。

  胡天渝缺席了,不知是因为风寒还是因为不愿,他终是没有出现。

  杨和苏望着遥远处的白雪皑皑叹了口气,他本就没有期望胡天渝能到场,可真正到了时候心中还是不免冷落。

  “杨将军,一路走好”下官给他放好了行囊便离开了,车门关闭,除夕后列车上人本就少再加上明白这车厢里是个人物,偌大的车厢竟只有杨和苏一人。

  笛声响起,火车慢悠悠的开了。杨和苏想掏出保姆做的饭盒却意外摸到了一个信封。

  杨和苏望着手中的牛皮信封心尖瞬间泛上酸楚,巍巍拆开,只有一条宣纸,清秀的小楷安安静静的躺在上面。

   “若你冬日不归来,那我便待百花开放时再盼你”

   杨和苏回头一望,那银装素裹的世界里突兀的夹杂着一丝红色,似滴鲜血洒落眼前。

   那人笑着,没有挥手,没有道别,只是默默注视着火车渐渐远离于自己的视野,直到他化为山河之间最渺小的一点。

 

   只是后来的后来,百花没有开,故人也未归。

06.

   三年时光荏苒,革命全面胜利,全国人民皆欢喜。

   又是一夜除夕,胡天渝望着台下形形色色的男女,却最终还是没有寻找到那熟悉的身影。

  “只落得冷清独自回宫去也”*

    只是没人想到这段贵妃醉酒成了一代名角的绝唱。

   胡天渝的尸骨是在那件小屋里被发现的,嘴角的血渍还未干,点点殷红洒在那红衣之上似朵耀眼的梅。

  可这梅却在冬日的白雪里凋零了,直至枯萎也为换的那人的回眸。

   没有人知晓原先虽身患顽疾却依然能坚持着唱戏的胡天渝为何会在这个平凡的 雪夜突然撒手人寰。

   “讣告!前线英雄杨将军英勇牺牲!”

   门外的报童喊叫着,雪愈发的大了,再不见远方。

 

07.

   若无法江湖相见,那便黄泉伴你高飞去。

————

通宵酒 啊 捧金樽:源《贵妃醉酒》

隔帘只见一花轿,想必是新娘渡鹊桥:源《锁麟囊》

众贤弟且免送在这山岚瞭望,闯龙潭入虎穴我去走一场:源《盗御马》

文武昆乱不挡:形容角儿本领大

云敛清空,冰轮乍涌,好一派冬日光景:改自“云敛清空,冰轮乍涌,好一派清秋光景”《霸王别姬》

皓月当空,恰似嫦娥离月宫:源《贵妃醉酒》

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玉兔又早东升:源《贵妃醉酒》

众兵丁闲谈议论,口声声,露出了离散之声:源《霸王别姬》

只落得冷清独自回宫去也:源《贵妃醉酒》

————

一个补档

被人举报封掉了,申请解封也没成功,真的头疼🤦🏼‍♀️

 

   

  

瓦的属性

↓瓦的属性

唯搞李希侃 毕雯珺 蔡徐坤 Justin 范丞丞

团搞ONER NPC

hip hop搞活死人 马王 过度氧化 Jony-J VAVA 

日星搞石原里美 菅田将晖 片寄凉太 米津玄师

cp搞毕侃 苏福 ob03 亮宇(好感魄魄 山花 甜奶 四大金花 权贵 坤all坤 柊斐

雷毕廷 福苏

只要不踩这些你和瓦就是好朋友